中国共青团推介宜昌夷陵“生态小公民”

信息来源:《中国共青团》杂志2019年第1期 发布日期:2019-01-09

   

  1月7日,《中国共青团》杂志推介宜昌“生态小公民”以及生态环保治理攻坚亮点工作。
 

  文章相关节选:

  三峡库区:做两大环保战役的“排头兵”

  雾锁长江日。记者沿着三峡库区的崎岖公路,徐徐前行。雾,从山峦弥漫江边,雾中闪现着一个接一个白墙蓝瓦的村庄,闪现着一波波的清水。“太美了,简直就像仙境!”记者忍不住一阵阵赞叹。

  这一趟,记者深入到了三峡库区的最基层村镇,看看为达到今天的水绿岸青景美,最基层青年人都做了些什么?

  记者追随习总书记的足迹,来到了夷陵区许家冲村。该村地处三峡坝头库首,是太平溪镇和三峡茶谷东大门,是最典型的三峡库区移民村,移民占全村人口的90%以上。在村委会办公楼前,村团支部书记朱崇军正忙着接待一拨拨的外来参观人员。他兴致勃勃地带记者参观了团支部办公室,以及“青年之家”“志愿者名片廊”和“四点半课堂”,其团组织基础设施之完备不亚于中心城区,令记者刮目。朱崇军是个多职多能的人,话密又有趣。站在高处,他指着不远处江边的污水处理厂说:“这个污水处理厂投资4000多万元,每年还要投入100万元把镇上几个社区的污水经处理达到一级标准后再排放。不仅如此,我们还大力引进并发展种植茶业,绿油油的茶树既解决了村民就业增收,也让我们村变得环境优美,过去脏乱差现象一去不复返了。”

  说到年轻人在这场生态环保攻坚战中的作用,他说:“我们村党支部书记每天早上负责打扫这片广场,我每天负责冲刷公共厕所,你说我们青年人还有什么不能俯身去干的呢?”接着,他拿出几本厚厚的《许家冲村团支部 - 青年志愿者活动资料》绿皮书,资料是一年一本,翻开来,里面年、月、日、活动条目清晰,都是许家冲村年轻人参加覆绿、植树、捡拾垃圾等活动的记录。

  记者走访了太平溪村党支部书记陈世华,又沿江边崎岖的山路来到韩家湾村,分别采访了村党支部书记李华和团支部书记汤世强。这两个村有许多相似之处,这几年他们都经历了码头整治和养殖网箱拆除的环保过程,村里的很多年轻人都去外地打工了。李华说,由于近几年村里环境大为改观,经济收入有所增加,也吸引了一些青年返乡,比如汤世强就是其中返乡青年的优秀代表。

  在面向长江的太平溪镇机关楼内,镇团委书记黄帅给记者做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小结:全镇有9村一区沿三峡库岸分布,过去几年里,他们完成了两个相当大的环保动作:码头整治与网箱拆除。过去,地方政府为方便装卸货物和游人往返,有的村在江边建立了一些简易码头,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生活垃圾;为保障库区移民们的经济收入,允许网箱养鱼,但因大量投喂鱼食和倾倒生活垃圾,又污染了长江。

  随着长江生态保护意识和力度逐步增强,太平镇政府出重锤一举拆除了3座码头,取缔了所有大小养鱼网箱。因为这些都与村民的生产生活息息相关,其进程相当不易。太平溪镇团委配合政府行动,除了通过学校、网络等多种方式,向全镇宣传生态环保理念,带领全镇青年首先树立起生态观念,养成绿色生活方式,更主动给年轻人打气,鼓励青年人勇于面对群众,走门入户,说服村民尽快拆除码头和网箱。青年人还积极参与覆土植绿。在这场长江三峡库区清水保卫战中,太平溪镇团委真正发挥了关键时刻冲锋在前、勇担重责的排头兵作用。

  

  “生态小公民”:绿色明天不是梦

  在宜昌的几天里,陪同采访的团宜昌市委宣传部部长杨华多次向记者提及“生态小公民”这个词。

  最先是在采访团夷陵区委书记杨欣和副书记胡芷瑜时,她们着重说到夷陵共青团从2016年9月开始,推广“绿色教育从娃娃抓起”的理念,以从我做起、带动全家、推动社会的思路,在全区49所中小学校和56所幼儿园及学前班的数万名青少年中开展“生态小公民”教育实践活动,这主要包括把夷陵区委区政府组织编写出台的《生态小公民》地方教材在全区推广课堂教学和以“富美夷陵、生态先行”主题活动为抓手的社会实践两个部分。

  宜昌市环保局团委书记王晶晶告诉记者,他们赞赏夷陵区这一创新举措,改良升级了《生态小公民》教材,《生态小公民》系列读本现已免费发放到全市885所中小学、幼儿园的40多万名学生手中,让生态环保教育真正走进校园、走进课堂。

  如今,宜昌上下已达成广泛共识:让绿色生产、绿色生活植根宜昌青少年,让绿色明天不是梦。

  就这个问题,记者采访了团宜昌市委负责人,他说:“‘生态小公民’教育实践活动将生态理念、环保基础常识导入课堂,帮助青少年从小认识生态环保的价值,从小养成生态环保习惯,‘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’,进而壮大‘生态好市民’队伍,最终成为一种全市整体性的生态环保思维习惯和行为方式。青少年首先会带动家庭,长大之后还会影响周边的人群,一旦生态修复、环境保护、绿色发展成为一种社会自觉,就会匡正少数人暂时存在的对生态保护的某些片面认识或不以为然。”(信息来源:《中国共青团》杂志2019年第1期)